Reblog: i’m loving it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5%8F%A4%E5%BE%B7%E6%98%8E/art/20140201/18610874

問:麥當勞快餐店的宣傳口號I’m loving it,假如改為I love it,意思會有分別嗎?

答:Love(喜愛)、like(喜歡)、hate(憎恨)等所謂狀態動詞(state verb),多用來說一些固定的情況,一般不用進行式的ing寫法。例如I like/ love dogs(我喜歡狗)通常不會改為I am liking/ loving dogs。

I’m loving it這句麥當勞口號,拙欄年前談過,只是至今還有讀者垂問,不妨詳細一點談談。正如拙欄以前所說,要表示「目前正形成某種想法」,love、like等字可用進行式,例如The tourist guide asked how I was liking London(導遊問我對倫敦的印象怎樣)、He has been in France for two weeks now and is loving its food(他在法國已有兩個星期,愛上了法國食物)等。

麥當勞的I’m loving it,就是強調「目前感受」,有「我現在一面吃一面享受其滋味」含義;至於I love it,只表示一種固定的態度,沒有「正在享受」的意思。

南非鬣狗研究家米爾斯(Margie Mills)寫過一本Hyena Nights and Kalahari Days,第二輯第一回談到初到卡拉哈里沙漠的日子:Life is tremendous here and I am loving every minute of it(這裏的生活非常精彩,每一分鐘我都喜歡)。這一句的am loving假如改為love,那「目前對新生活的感受」含義就沒有了,似是說對卡拉哈里生活的長期感受。 

古德明 
電郵 :appledailykoo@gmail.com

【九因歌】 Multiplication


<九因歌>

一一如一
一二如二
一三如三
一四如四
一五如五
一六如六
一七如七
一八如八
一九如九

 

二一如二
二二如四
二三如六
二四如八
二五得一十
二六一十二
二七一十四
二八一十六
二九一十八

 

三一如三
三二如六
三三該九
三四一十二
三五一十五
三六一十八
三七二十一
三八二十四
三九二十七

 

四一如四
四二如八
四三一十二
四四一十六
四五中二十
四六二十四
四七二十八
四八三十二
四九三十六

 

五一如五
五二得一十
五三一十五
五四中二十
五五二十五
五六中三十
五七三十五
五八中四十
五九四十五

 

六一如六
六二一十二
六三一十八
六四二十四
六五中三十
六六三十六
六七四十二
六八四十八
六九五十四

 

七一如七
七二一十四
七三二十一
七四二十八
七五三十五
七六四十二
七七四十九
七八五十六
七九六十三

 

八一如八
八二一十六
八三二十四
八四三十二
八五中四十
八六四十八
八七五十六
八八六十四
八九七十二

 

九一如九
九二一十八
九三二十七
九四三十六
九五四十五
九六五十四
九七六十三
九八七十二
九九八十一

++++++++++++++++++++++++++++++++++++

【九因歌】 
http://blog.yahoo.com/_4LV7HFWVLSU7U6EQ4CW6ZADTQM/articles/107082

相信大家也認識九因歌,或許在小二時已琅琅上口,但你們又是否知道九因歌的歷史呢?

九因歌就是九九乘法表,因從「九九八十一」起頭而得名。九九乘法表誕生在什麼時候,已經無從稽考。漢代數學家劉徽所著的《九章算術注》中曾提及「九九」起源於中國神話人物伏羲之時,由此可見「九九」的起源非常早。

在春秋時代,九九乘法表已經是比較普及的知識,而精通數學的人都很會借助九九乘法表幫助心算。《韓詩外傳》等典籍便記載了以下一個與九因歌有關的故事。

春秋時代,齊王齊桓公十分重視有才幹的人,他深知人才對於一個國家、一個國君來說是十分重要的。於是他決心廣納賢才,命人在宮廷外面燃起火炬,照得宮廷內外一片通明,一方面造成聲勢,另一方面也便於不分日夜接待前來晉見的八方英才。然而,火炬燃了整整一年,人們經過不是議論紛紛,就是前來看看熱鬧,始終沒有一人進宮求見。大臣們只是面面相覷,也不知是什麼原因。

有一天,竟然來了一個鄉下人,在宮門外請求進去見齊桓公。

守門的士兵問這個鄉下人:「你有什麼才幹求見大王?」

鄉下人回答說:「我能熟練地背誦九因歌,我希望大王接見我。」

士兵如實稟告了齊桓公。齊桓公覺得十分好笑,心想背誦九因歌算什麼才能?於是讓士兵回覆鄉下人說:「念九因歌的才能太淺陋了,怎麼可以接受國君的召見呢?回去吧!」

鄉下人不卑不亢地說:「聽人們說,這裡的火炬燃燒了整整一年,卻一直沒有人前來求見,我想,這是因為大王雄才大略名揚天下,各地賢才雖敬重大王,希望為大王出力,但深恐自己的才幹遠不及大王而不被接納,因此不敢前來求見。今天我以念九因歌的才能來求見大王,我這點本事的確算不了什麼,可是如果大王能對我以禮相待,天下人知道了大王真心求才、禮賢下士的一片誠意,何愁那些有真才實學的能人不來呢?泰山就是因為不排斥一石一土,才有它的高大;江海也因為不拒絕涓涓細流,廣納百川,才有它的深邃。古代那些聖明的君王,也要經常去向農夫樵夫請教,集思廣益,才會使自己更加英明啊!」

齊桓公聽了鄉下人的這一番話,被深深打動,認為鄉下人說得太有道理,於是馬上以隆重的禮節接見了他。這件事很快傳開了,不到一個月,各地賢才紛紛前來,絡繹不絕。齊桓公大為高興。一個統治者若真心求賢,就必須有誠意、禮賢下士,以寬廣的胸懷接納人才。

出處:http://www.newasiabooks.com/subject/maths/learn_maths/learn_maths_3a_0512_a.htm

++++++++++++++++++++++++++++++++++++

Chinese multiplication table

http://en.wikipedia.org/wiki/Chinese_multiplication_table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The Chinese multiplication table is the first requisite for using the Rod calculus for carrying out multiplication, division, the extraction of square roots, and the solving of equations based on place value decimal notation. It was known in China as early as the Spring and Autumn period, and survived through the age of the abacus; pupils in elementary school today still must memorise it. The Chinese multiplication table consists of eighty-one terms. It was often called the nine-nine song or the nine-nine table, or simply nine-nine, because in ancient times, the nine nine table started with 9×9: nine nines beget eighty-one, eight nines beget seventy-two… seven nines beget sixty three, etc. two ones beget two. In the opinion of Wang Guowei, a noted scholar, the nine-nine table probably started with nine because of the “worship of nine” in ancient China; the emperor was considered the “nine five supremacy” in the Book of Change. See also Numbers in Chinese culture#Nine.

The table consists of eighty-one sentences with five Chinese characters per sentence; this is easy for children to learn by heart. A shorter version of the table consists of only forty-five sentences, as terms such as “nine eights beget seventy-two” are identical to “eight nines beget seventy-two” so there is no need to learn them twice. When the abacus replaced the counting rods in the Ming dynasty, many authors on the abacus advocated the use of the full table instead of the shorter one. They claimed that memorising it without needing a moment of thinking makes abacus calculation much faster.

The existence of the Chinese multiplication table is evidence of an early positional decimal system: otherwise a much larger multiplication table would be needed with terms beyond 9×9.

The Nine-nine table in Chinese literature

Many Chinese classics make reference to the nine-nine table:

  • Zhou Bi Suan Jing: “nine nine eighty one”
  • Guan Zi has sentences of the form “three eights beget twenty four, three sevens beget twenty-one”
  • The Nine Chapters on the Mathematical Art: “Fu Xi invented the art of nine-nine”.
  • In Huainanzi, there were eight sentences: “nine nines beget eighty one”, “eight nines beget seventy two”, all the way to “two nines beget eighteen”.
  • A nine-nine table manuscript was discovered in Dun Huang
  • Xia Houyang’s Computational Canons: “To learn the art of multiplication and division,one must understand nine-nine”.
  • The Song dynasty author Hong Zhai’s Notebooks said: “three threes as nine, three fours as twelve, two eights as sixteen, four fours as sixteen, three nines as twenty seven, four nines as thirty six, six sixes as thirty six, five eights as forty, five nines as forty five, seven nines as sixty three, eight nines as seventy two, nine nines as eigthy one”. This suggests that the table has begun with the smallest term since the Song dynasty.
  • Song dynasty mathematician Yang Hui‘s mathematics text book: Suan fa tong bian ben mo, meaning “You must learn nine nine song from one one equals one to nine nine eighty one, in small to large order”
  • Yuan dynasty mathematician Zhu Shijie‘s Suanxue qimeng (Elemenary mathematics): “one one equals one, two by two equals four, one by three equals three, two by three equals six, three by three equals nine, one by four equals four… nine by nine equals eight one”

 

潮英語


(星島)2010年9月9日 星期四 06:30

(綜合報道)

(星島日報    報道)近年潮語卡、研究潮語專著熱賣,潮語愈講愈潮,就連牛津    大學出版社於今天(九月九日)出版的《英漢.漢英雙向詞典》,也與時並進,有逾千個新增詞彙入選,當中不乏大家茶餘飯後都會講的流行潮語,好像囧(Dumbfounded)、惡搞(Parody)、剩女(Old Spinster)、達人(Expert)等等,詞典英文主編Julie Kleeman更自認「宅女」(Otaku),她表示編纂詞典時,差不多都是足不出戶,在家中度過。該詞彙亦有收錄在詞典中。

  把中文專有詞彙翻譯成英文,多少反映了中國或本土文化對西方的影響,過去最著名的例子,要數功夫(Kung Fu)、點心(Dim Sum)、風水(Feng Shui)等等,愈是「硬譯」愈見其重要性,現在學院派詞典把潮語英文化,隨著中國國力持續強盛,這情況只會愈來愈多。

  然而,許多人都以英語作為馬首是瞻的準則,但其實據日前的統計所得,以漢語作為語言的人口已逾十二億,估計是世界第一大語言,緊隨其後的才是西班牙    文和英文。所以,未來的中文書市場,將大有作為。

  jan.wong@singtaonewscorp.com

  (一席話 黃子翔)

2500年歷史 「占卜靈草」現香江


(明報)2010年8月31日 星期二 05:10

【明報專訊】有《易經》研究者昨首度公開兩套具2500年歷史的「占卜靈草」蓍草,價值1000至3000元。研究者說蓍草十分罕見,需千里迢迢從日本    購得,又稱曾占卜兩次皆十分靈驗。不過,另一名研究者則強調《易經》不著重占卜,反而教人處事方法,因此不願意為菲律賓    挾持人質事件中的傷者算卦。

購自日本 價值1000至3000元

以蓍草占卜的方法叫「四營十八變」,嗇色園董事會主席李耀輝表示,03年想為一個朋友占卜生死大事,但認為世俗占卜法不可行,故希望能得「靈草」蓍草進行占卜。不過,由於蓍草十分罕見,李耀輝上網找過不同資料,最後託朋友從一個日本收藏家購得兩套蓍草。「一套用黑油製煉過,價值1000多元。另一套則較珍貴,因為是原始色黃色,需要3000多元。朋友替我找專家驗證過,是真的蓍草。」李耀輝說,曾用兩套蓍草占卜過兩次,結果都十分準。

生命力強 古人視作神物

達2500年歷史的蓍草高逾3尺,相傳蓍草能生長幾千年,是草本植物中生長時間最長的一種。蓍草的莖又長又直,像竹一樣硬,生命力十分強,因此相傳用其占卜很靈驗,古人一直將之視為神物。但蓍草屬稀有植物,只於山東曲阜、山西晉祠及太昊伏羲陵一帶生長。李耀輝說,孔子廟前亦有蓍草,有興趣占卜者可前往探究。

屬稀有植物 種於孔廟前

東方國際易學研究院副院長丘亮輝則認為,《易經》主要作用不在於占卜,故不願意為菲律賓挾持人質事件中的傷者算卦。他祝願傷者早日康復,並希望各方以和為貴,妥善處理爭執。

 李耀輝向在場記者展示最珍貴的黃色蓍草。(葉漢華攝)

法國效華全球建法蘭西學院


(明報)2010年8月19日 星期四 12:55

法國    參考中國大量開設「孔子學院」的做法,計劃在全球建143所「法蘭西學院」,擴大影響力。

共同社報道,法國政府最近決定將世界各地的法國公立語言文化類學院,置於外交部的管轄下,作為「法蘭西學院」進行重組,以提升其文化傳播力。

報道指,近年中國為普及漢語,在世界各地開設了大量「孔子學院」,面對各國提升「軟實力」的舉措,法國政府也決定採取行動。

法國於19世紀設立的民間組織「法語聯盟」,目前在135個國家開設了968個語言教育基地,在文化傳播方面擁有悠久的傳統。

法國政府在加強與「法語聯盟」合作的同時,未來5年將投入1億歐元預算。預計重組後「法蘭西學院」的數目將達到143所,遍布94個國家。法國議會還為此通過了相關法令。

法國外交部表示,設立「法蘭西學院」的主要目的是介紹文化、法語教育、思想及知識普及這三方面。在各國除了要承擔語言教育和法國音樂、電影、文學等文化產業振興外,還要打造和平、人權、民主主義等法國價值觀的傳播基地。(共同社)

夠響 巫巫茲拉吹進牛津大辭典


(法新社)2010年8月19日 星期四 13:05

(法新社倫敦    19日電) 為南非世界盃    足球賽每場球賽提供背景配音的塑膠喇叭巫巫茲拉(vuvuzela),已成為牛津    英語大辭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OED)最新收納的字詞之一。

今天修訂出版的OED,是根據個別字詞使用的頻繁程度,決定是否將它們納入。

上個月針對全球語言學者所做的調查顯示,vuvuzela是本屆世足賽之字。

OED編纂單位請60多個國家320多位語言學者,選出他們認為對本屆世足賽影響最大的字,結果有75%選擇vuvuzela。

OED第3版新收入2000多個字詞,vuvuzela只是其中之一。OED在1998年首次出版。

其他新字包括對抗氣候變遷所帶來的carboncapture(碳捕捉)和carbon storage(碳封存)。這兩個字詞指的是在燃燒化石燃料的過程中,留住二氧化碳並封存在某處。

經濟危機也製造出一些納入OED字典的新詞,包括toxic debt(有毒債務),意思是很有可能無法償還的債務,還有quantitative easing(量化寬鬆),指的是中央銀行增加全國貨幣供應量。(譯者:中央社陳正杰)

15歲少女性小說 衝擊法國文壇


(商台)2010年8月19日 星期四 15:11

商台    互動國際組】提起法國    早熟少女作家,最廣為人知的當屬50年代的Francoise Sagan,時年19歲的她憑《Bonjour Tristesse》(日安憂鬱)爆紅。

最近法國文壇又有一早熟少女作家崛起。年僅15歲的Carmen Bramly將於下周出版她的處女作《Pastel Fauve》(野獸派的顏色)。Carmen Bramly介紹此書時說,這是描述一名14歲女孩獻出童貞經過的小說,但並非自己的經歷,她只是為打發無聊時光而寫的。

Carmen Bramly表示,會將此書獻給書中女主角的性幻想對象、英國    著名歌手Pete Doherty(Kate Moss的前男友)。有分析指出,法國文壇近年出現的少年文學新星才華橫溢,而且都有著顯赫家世,這對他們實現作家夢有著很大的幫助。

閃光燈傷名畫


又捱鬧!意俄領導閃光燈傷名畫

(商台)2010年7月27日 星期二 17:20

商台    互動國際組】7月23日,意大利    總理貝盧斯科尼    接待到訪的俄羅斯    總統梅德韋傑夫時,因在達文西名畫「最後晚餐」前合照遭到意大利輿論批評。

保障藝術品質素 多種行為被禁止

到訪當天,貝盧斯科尼選擇在藏有名作「最後晚餐」的著名的聖瑪利亞感恩修道院接待梅德韋傑夫。後來梅德韋傑夫提出希望能在此名作前拍照留念並獲得准許。藝術品前向來是禁止普通遊客拍照、使用手機、吸煙、飲食和攜帶潮濕雨傘的。

據看守該畫員工阿爾托裡說,他雖然知道閃光燈可能會對畫作帶來影響,但並沒有看到那裡有甚麽特別,故以他的職責和決定允許有三架照相機對意俄兩國領導人拍照。

意大利反對派議員大衛·科裡托雷覺得此事令人感到遺憾,稱雖然有些相機可能不會對「最後晚餐」造成損害,但會讓人理解為領導可以做他想做的任何事情。其他人被禁止,他們卻被允許會扭曲原則。

英國科學家破解「雞與蛋」難題


(商台)2010年7月14日 星期三 16:59

商台    互動國際組】「有雞先還是有蛋先?」日前這個困擾人類多時的世紀難題終被破解,英國    科學家研究證明「先有雞才有蛋」。

破解世紀難題

英國雪菲爾大學(Sheffield University)和華威大學(Warwick University)聯合研究小組通過名為HECTOR超級電腦研究雞蛋構造。研究人員發現蛋殼結晶是受僅存母雞卵巢的蛋白質    OC-17(Ovocledidin-17)影響,由此證明必須「先有雞才有蛋」。對於地球第一隻母雞是如何出現,科學家至今仍未有答案,英國雪菲爾大學工程材料系約翰哈丁教授表示鳥類體內也存在類似OC-17的變異蛋白質,希望研究可研發出新型實用材料。

推翻早前的「先有蛋論」

06年英國諾丁漢大學(Nottingham University)約翰•布魯克菲爾德教授表示「先有蛋才有雞」。現在英國雪菲爾大學工程材料系科林弗裏曼博士則推翻這個說法,他強調:「我們利用科學方法證明瞭,先有雞才有蛋。」

Editor’s Choice﹕童言喚醒媽媽 (陳詠詩)


(明報)2010年6月27日 星期日 05:10    文﹕陳詠詩

【明報專訊】轉用了「i風」(iPhone)已經半年有多,不得不承認,蘋果教主的確為用家帶來了許多的方便,好像前幾天,無端在App Store上發現了從前在Happy Pa Ma寫專欄,育有一對龍鳳胎的馬熹然,出版了她的首部ebook《孖言媽語》,馬上下載來看。書本輯錄了她在《明報》Happy Pa Ma撰寫的同名專欄《孖言媽語》的文章。

讀馬熹然的文章,很親切很互動,大喜細喜的幾句「童言」,往往喚起了這位雙職媽媽心底裏一些消失已久的想法,媽媽說是孩子教曉了她用另一雙眼睛去看世界。看完馬熹然的文章,今晚,你會細心聆聽一下,你家孩子在說什麼嗎?

■《孖言媽語》ebook

售價﹕$0.99(美元    )(收益會撥捐安徒生會)

專家分析兩套英語發音法利弊


(星島)2010年6月23日 星期三 06:30 (綜合報道)

(星島日報    報道)雖然英語不是我們的母語,但在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良好的英語水平,絕對可以幫助我們輕鬆踏上成功路。可是,英語畢竟是第二語言,一般孩子平日習慣用廣東話交談,會抗拒說英語,就算說起來也少不免有點港式口音;又或是聽多了家中外籍傭工帶有鄉音的英語,孩子的英語發音難免不正確。

  在學校和坊間學習英語發音的方法,主要有phonics(英文拼音)和IPA(國際音標)兩種。到底哪一種方法較好?兩種方法有甚麼優缺點?想孩子學到正確的英語發音,是否必須兩者擇其一?今期《封面故事》會探討這個家長經常疑惑的問題。我們邀請了資深英語教育家莫Auntie,分析用phonics學英語拼音的方法,並暢談教育囡囡莫文蔚    成才的經過和心得;亦專訪了國際語音專家解構兩者的利弊,提出實用的建議,讓家長們作一個最佳的決定。

  假如有一天,你的孩子說要做一個發明家,你會有甚麼反應?以前的家長可能會覺得不切實際,但自從高錕奪得諾貝爾獎    、土生土長的少年陳易希    和陳嘉鍵相繼「摘星」,孩子夢想做「發明家」的豪言壯語,不再是夢話。最近本港的少年發明家繼續創出好成績,《家長熱話》訪問了一個「發明家庭」,爸爸和兩位兒子都是發明家,更發明了不少實用的家居安全用品,並奪得多個內地和海外科技獎項。「發明家庭」的故事,值得家長們借鏡。

  另外,今期《親子王》新設《媽咪救星》欄目,為各位勞苦功高的母親,解決生活上遇到的種種難題。今期我們會介紹目前在日本    十分流行的極速減肥魔法,據說二十秒便能瘦身    !到底是不是真的那樣神奇?我們找來真人作實驗,測試幾種「魔法」的實際效用,並有專家分析背後原理,各位媽咪千萬要留意!

  特別通知大家,《親子王》facebook專頁即將開立,以後各位家長可以通過facebook更便捷地跟我們24小時溝通。詳情請留意今期《親子王》!

名人教英文﹕莎劇中的irony (葉劉淑儀)


(明報)2010年6月21日 星期一 05:10 文:葉劉淑儀    

【明報專訊】Irony,即反諷,意謂說話的真正意思和字面義相反,以達諷刺的效果。譬如說,政客落區,市民群起喝倒采,好生「熱鬧」,有人可能會這樣說:「This politician treated us to the greatest show on earth!」這當然並非由衷讚美這政客做了場好戲,而是笑他出醜了。

莎劇Julius Caesar(《凱撒大帝》)中,羅馬執政官凱撒被親信Brutus等人刺殺,並指他陰謀復辟帝制。凱撒的好友Mark Antony埋葬他時公開演說,為他平反,演詞反覆運用反諷:

Friends, Romans, countrymen, lend me your ears;

I come to bury Caesar, not to praise him.

The evil that men do lives after them;

The good is oft interred with their bones.

So let it be with Caesar. The noble Brutus

Hath told you Caesar was ambitious;

If it were so, it was a grievous fault,

And grievously hath Caesar answered it…

He was my friend, faithful and just to me;

But Brutus says, he was ambitious,

And Brutus is an honourable man.

He hath brought many captives home to Rome,

Whose ransoms did the general coffers fill.

Did this in Caesar seem ambitious?

When that the poor have cried, Caesar hath wept:

Ambition should be made of sterner stuff.

Yet Brutus says, he was ambitious,

And Brutus is an honourable man.

You all did see, that on the Lupercal

I thrice presented him a kingly crown,

Which he did thrice refuse. Was this ambition?

Yet Brutus says, he was ambitious,

And sure he is an honourable man…

Antony說自己不打算頌揚凱撒,任由凱撒的惡行遺臭萬年,功績隨屍骨長埋黃土,全都是反話。他重提凱撒的善行——忠於朋友、為國家打勝仗、充實國庫、憐憫窮人,並三次拒絕稱帝。他反覆說,Brutus「品格高尚」,卻指控凱撒野心勃勃。這就是反諷,目的是使民眾相信Brutus等人誣蔑凱撒,群起而攻之。不過,Antony沒有把真正目的說出,繼續運用反諷,說如果他煽動群眾叛亂,便對不起「高尚」的Brutus和Cassius:

O masters! If I were disposed to stir

Your hearts and minds to mutiny and rage,

I should do Brutus wrong, and Cassius wrong,

Who (you all know) are honourable men.

I will not do them wrong. I rather choose

To wrong the dead, to wrong myself and you

Than I will wrong such honourable men.

結果,Antony成功挑起民憤,Brutus最後自殺身亡。這段演說不僅是反諷的經典,其開場白lend me your ears也廣為演說家所引用。

■作者網址﹕www.savantas.org 或 www.reginaip.hk 作者電郵﹕iplau@reginaip.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