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方香濃的咖啡 (張文光 妙想天開)


4月22日 星期四 00:02  張文光 妙想天開

我愛喝咖啡,更愛咖啡的故事。

可考據的咖啡史,源於1500年前埃塞俄比亞,經阿拉伯傳至世界,成為人類的飲料和文化。 咖啡的魅力沒法擋。當咖啡傳入意大利    時,被視為異教徒罪惡的飲料。幸而教皇克雷蒙8世說:為何撒但飲品如此美味!讓異教徒獨享豈不可悲? 咖啡遂進入基督教世界。但咖啡熱潮席卷歐洲,卻由於咖啡館的興起。

一杯咖啡,無所不談,咖啡館很快成為思想和訊息的交匯點。法國    大革命思想家伏爾泰、革命領袖丹東與復辟帝制的拿破崙,都曾在著名的普羅柯布咖啡館喝咖啡,最後改寫了法國的歷史。

關於歐洲咖啡館,最常引用的話是:我不在家裏,就在咖啡館,不在咖啡館,就在去咖啡館的路上。

可見咖啡文化影響歐洲之深。很多名人都是咖啡館常客:薩特、西蒙波娃、畢加索、海明威、巴爾扎克、愛恩斯坦、托洛斯基、佛洛伊德、史特勞斯、梵高……。若有人整理咖啡館的文化遺產,恐怕是一份長長的清單。

當中梵高的際遇最苦,一生從未風光過。但梵高很多偉大的作品,都是在咖啡深夜孕育的。他曾在極端貧困的日子,以咖啡維持創作的力量。他寫信給弟弟說:我的錢已花光了,4天裏靠23杯咖啡,加一點點麵包為生,麵包錢還是欠人家的,但創作卻深深地吸引着我,我像苦力一樣畫着我的油畫。 梵高確實將咖啡館入畫,《夜間露天咖啡店》創造了夢幻的黃與藍。那咖啡店至今猶在,成為法國南部Arles鎮最亮麗的咖啡景點。 我曾到過Arles的梵高咖啡店,追懷畫家創作的風景;我也曾到埃塞俄比亞的咖啡園,喝人類最原始的咖啡;我更渴望到法國塞納河左岸的咖啡館,追尋人類偉大心靈的足印。

但我最喜愛的咖啡,是女兒從英國    寄來的,每當夜深伏案,或是清晨寫稿,一道濃濃的咖啡香,遠方溫暖如在夢中。

願咖啡香濃常在,溫暖長留,不需妙想天開。

埃塞俄比亞咖啡園的咖啡豆

梵高《夜間露天咖啡店》的現場

我在咖啡店寫明信片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