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縫壽衣 安慰小產婦


醫護縫壽衣 安慰小產婦
(星島)2010年4月5日 星期一 05:30

(綜合報道)

(星島日報    報道)生兒育女是不少夫婦的期望,但孕婦小產機會率高達一至兩成,不少人都無法承受由喜變悲的沉重打擊。每年約處理四十宗小產個案的九龍東聯合醫院    ,為幫助小產媽媽撫平傷痛,醫護和義工親手為夭折的小寶寶縫製衣服,打扮成熟睡小天使般讓媽媽見最後一面,並送上紀念冊供抒發情緒。

  聯合醫院每年約有四千名孕婦待產,約三、四十人最終小產,該院婦產科副顧問醫生楊丹梅指,孕婦小產後,除傷心、失落,有些會怨天尤人、討厭身邊的人,或會很自責,「擔心是吃錯了甚麼,或做錯了甚麼。」

  醫護人員一般要輔導兩星期,才能說服孕婦接受事實及施人工流產手術,當中約一、兩人要轉介臨床心理輔導。

  紀念冊供抒發哀傷

  楊舉例說,一名懷孕十八至二十周的孕婦,在一次超聲波檢查發現胎兒不正常,呈死亡迹象,要抽胎水檢驗染色體找出原因,楊丹梅向該孕婦提及時,對方已無法接受,楊讓她一星期後再來檢查,再要求她抽胎水,但她仍無法接受,反問醫生:「是不是你出錯,醫生!」至第二周,該孕婦終於接受事實,施行人工流產。

  「面對這種情況,最重要是給她們時間考慮,不要催逼她們。」楊直言,小產的媽媽最擔心是會否影響未來的生育,楊強調,有個案在兩、三次小產後,仍能成功生育。

  不少胎死腹中的胎兒雖未足二十四周,但已成人形,為免將一具冷冰冰的屍體帶到其母面前,聯合醫院婦產科護士和兩名義工,特別縫製色彩鮮艷的小衣服,她們先替小寶寶擦淨身體,換過衣服,再放置在小藤籃內,送到其母面前話別。

  醫院亦印製了一些紀念冊,除貼上夭折小寶寶的超聲波相片、腳印照,其餘位置留白,讓失去骨肉的夫婦,把心聲寫下,抒發內心的哀傷。記者 楊玉珠

********************************************************

惜別小生命 走出小產陰霾 醫院開導父母 安排見面 腳印留念

(明報)2010年4月5日 星期一 05:05

【明報專訊】新生命在胎中每一下躍動,都為母親帶來雀躍,但萬一懷孕期間不幸失去嬰兒,所承受的心理傷害卻非旁人能理解,有時更會埋怨自己,「到底做錯什麼,是不是吃錯東西連累BB?」聯合醫院    婦產科特別為不幸喪失小生命的父母提供哀傷輔導,如把嬰兒穿起小衫讓父母吻別、鼓勵父母寫出心底話、在紀念冊上印上嬰兒小腳印留念等,讓他們無憾地送走小生命,走出小產陰霾。

小產母親多怪責自己

聯合醫院婦產科副顧問醫生梁慧新表示,很多懷孕母親得悉嬰兒不保時,第一時間會想,「為什麼是我?到底我做錯什麼,是不是吃錯東西連累BB?早知那天不要做運動,BB可能會無事」,對她們構成很大的心理障礙,若不即時處理負面情緒,可能會在生命中留下陰影,若不處理好,會有失眠、拒絕社交、「收埋」自己,甚至有自殺傾向。

聯合醫院婦產科之內名為「椿萱」(「椿萱」意指父母,古語曾用「椿萱並茂」來形容雙親健康)的服務小組,在1996年開始發展,目前由約10名婦產科醫生、護士、社工和院牧組成,專為懷孕中後期、即妊娠期18周以後的小產母親家庭提供哀傷輔導。小組大約每月輔導40至50個家庭個案,跟進他們至少6周,直至他們情緒平復,當中亦有一至兩宗個案須轉介至臨床心理科。

洗淨嬰兒 穿迷你衣

梁醫生說,小產嬰兒從母體取出時,通常只有手掌般大小,護士會先把嬰兒清洗乾淨,並替他穿上義工親手編織的迷你衣服,放在一張小床上,放些小飾物陪伴嬰兒,「不想父母對BB的第一印象感覺是赤裸裸、冷冰冰」。她又說,很多時候取出的嬰兒都未發育健全,部分是「無腦兒」,會安排他們戴上小冷帽,才與父母見面,「很多媽媽明知嬰兒沒有腦部,還故意拉開戴上小冷帽看看,她們不會嫌棄嬰兒醜,還喃喃自語說『他很靚呀﹗』」。護士會安排父母與嬰兒在一間獨立房間內相處,讓父母吻別親兒。

聯合醫院婦產科註冊護士傅慧玲表示,由於傳統「男性必須成為強者」的觀念,很多人只會專注關心小產後的母親,男性傷心往往被外界忽略。她曾經看見一名父親,在陪伴妻子人工流產後,偷偷地離開妻子,躲在護士的登記枱下「哭到嗚嗚聲」,又著護士不要告訴妻子,該丈夫說,「如果她知道我很想要個BB,她一定更難過了」。結果,傅護士還是把這事告訴其妻子,妻子更感動到得哭起來,說日後會對丈夫好些,經常煲湯給他喝。

鼓勵替嬰兒改名 寫心聲

傅指出,父親往往為免妻子難過而強忍傷心,其實男性心理同樣要照顧,故服務小組會鼓勵夫婦一起走過難關,一起替嬰兒改名字、在信上向嬰兒寫下自己的心聲等,「應該讓傷心宣泄出來」,小組又會為嬰兒製造一本紀念冊,印上嬰兒的小腳印,拍下照,以及貼上嬰兒的頭髮,讓父母留為紀念。

藝人劉美娟(右)與歌手丈夫張崇德(左)的兒子張天藍,於2005年出世後翌日夭折。昨天出席一公開場合的劉美娟,形容其心情仍未平復,認為有聯合醫院的紓緩措施有助小產嬰孩父母盡快接受孩子離世的事實。(尹錦恩攝)共 2 張,顯示第 1 張
護士在紀念冊內,印上BB的小腳印及貼上小量頭髮給父母留為紀念,又鼓勵父母在冊上寫上自己的心聲。(曾愛盈攝)共 2 張,顯示第 2 張
********************************************************

兒子出生一天夭折 劉美娟:勿讓自己遺憾

(明報)2010年4月5日 星期一 05:05

【明報專訊】藝人劉美娟與歌手丈夫張崇德的兒子張天藍,於2005年出世後翌日夭折。劉美娟認為,聯合醫院    為小產的嬰兒打腳印,有助其父母抒緩心理的壓力,「我亦有為兒子打腳印、將兒子的頭髮保存留為紀念,但直至4年後才有勇氣拿出來,但最重要是切勿讓自己感到遺憾」。

每天也哭 食不下嚥

劉美娟憶述,她與丈夫最初完全不能接受兒子夭折的事實,「想起兒子的房間、為他預備的一切物品,我們沒可能走進兒子的房間,我們唯有長時間將房間鎖上」。她說,兒子夭折後的1年,「我每天也會哭,我與丈夫隨時也會哭,我們只求每晚可安睡」。

「當時我的心很痛,喉嚨就像有東西塞住,完全不能進食」她說,感受難以表達、難與別人分享,僅得丈夫明白我的感受。她認為,除了靠自己,朋友的支持很重要,姊姊亦從外國回港,照顧她的起居生活。倘若不幸遭遇小產或孩子夭折,劉勸勉孕婦切勿怪責自己,家人亦不應將責任歸咎於孕婦,「家人應協助孕婦接受孩子去世的事實,當孕婦哭、大叫的時候,家人可拍拍她的膊頭、攬一攬她」。

丈夫傷心 妻面前強忍淚

另外,香港母乳育嬰協會副主席馮太也有第二胎兒子不幸小產的不快經歷,「畢竟BB和我一起生存一段日子,曾經感受到他在肚中躍動,做母親很難不難過」。她說,去年9月剛剛懷孕至第38星期,頭一天放產假時,滿心準備好迎接嬰兒誕生,檢查卻突然發現肚內男嬰已經沒有心跳,「當時很突然,很不開心,第一個反應是想自己做錯了什麼」。從其他人口中亦知道丈夫很難過,曾致電朋友泣訴,在她面前卻忍住不哭,「畢竟他亦失去了一個兒子,怎能不傷心?」

雖然事隔已大半年,馮太坦言偶然仍會想起失去的兒子,但幸得家人朋友支持,盡量把心情抒發出來,又有護士建議她把心底話以書信方式寫下來,感覺是對BB說出了心聲。馮太現已變得積極,並考慮再「追多一個」。

************************************************

懷孕18周以下 兩三成小產

(明報)2010年4月5日 星期一 05:05

【明報專訊】聯合醫院    婦產科的椿萱服務,除了處理懷孕18周以上不幸小產的婦女,亦會為驗出患有遺傳問題或先天性殘疾胎兒的孕婦,中止懷孕。基督教聯合醫院婦產科副顧問醫生梁慧新表示,有兩至三成早期懷孕(即妊娠期18周前)個案或會自然流產,而在中期懷孕的流產比例則只有2至3%。

梁醫生解釋,在懷孕中期中止懷孕,多因婦女體質不宜懷胎,先天或後天出現子宮頸過鬆,又或有雙子宮、子宮肌瘤等婦女疾病。曾有天生子宮頸過鬆的婦女嘗試懷孕兩、三次,嬰兒依然不保;亦有部分個案是在檢查時發生胎兒患有先天遺傳病,或身體出現殘障,經父母同意下決定打掉胎兒。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